<tt id="y1cqq"><form id="y1cqq"><samp id="y1cqq"></samp></form></tt>
<rt id="y1cqq"><meter id="y1cqq"><strike id="y1cqq"></strike></meter></rt>

<rp id="y1cqq"><progress id="y1cqq"><acronym id="y1cqq"></acronym></progress></rp>
        <cite id="y1cqq"><noscript id="y1cqq"><delect id="y1cqq"></delect></noscript></cite><tt id="y1cqq"><noscript id="y1cqq"></noscript></tt>
        1. <b id="y1cqq"></b>

          <rp id="y1cqq"><nav id="y1cqq"></nav></rp>
          <rt id="y1cqq"><meter id="y1cqq"></meter></rt>

          《苦難輝煌》174(金一南)

          摘要:毛澤東是照顧到會合后四方面軍的強大實力的。6月29日,政治局召開常委會議,決定張國燾為中革軍委副主席,徐向前、陳昌浩為中革軍委軍委委員。

          “一南金文”專欄

            長期身處和平年代,極易使人在樂享生活、爭名逐利、心浮氣躁、得過且過的狀態中慵懶倦怠,放松警惕,消弭斗志,忘卻初心,淡漠使命,弱化擔當。作為負責任的網絡媒體,極有必要重復吶喊“中華民族到了最危險的時候!”

            金一南,國防大學戰略研究所所長,少將軍銜,博士生導師。是一位勤勉自強、才華橫溢、著作等身、影響深遠的軍中俊杰、愛國學者。其作品以說理透徹、恢宏大氣、振聾發聵而著稱,獨具提神醒腦、救贖靈魂、正心正念之功效。

            為不忘初心、牢記使命,為警示當代、鼓舞民志,更為啟迪后世、昭告未來,經請示將軍同意,本網編委會決定于2020年3月12日開啟“一南金文”專欄。愿借將軍力作,爆燃民族精神之火,積極踐行“導引群心、朝向太陽”理念。

            敬請各位網友多多轉發,助力公益善舉,共襄復興偉業。

          苦難輝煌

          文/金一南

          第十四章 福兮禍所伏

            工農紅軍戰史中最興奮的會師,卻演化為最嚴重的分裂。毛澤東一生中,三個9月9日深深嵌入生命。閻錫山的講話成了陜北有塊根據地的通知。陜北根據地也搞起了肅反。歷史最無情。歷史也最有情,徐海東、劉志丹都對中國革命立下大功。

          第一節 “張國燾是個實力派”(四)

            毛澤東是照顧到會合后四方面軍的強大實力的。6月29日,政治局召開常委會議,決定張國燾為中革軍委副主席,徐向前、陳昌浩為中革軍委軍委委員。同日,根據兩河口會議決定,中革軍委下達北進的《松潘戰役計劃》。

            6月30日,中共中央派李富春、劉伯承、林伯渠、李維漢等組成中央慰問團,到紅四方面軍駐地雜谷腦慰問。慰問團7月3日到達雜谷腦。

            張國燾在雜谷腦向李富春表示對中央的不滿,要求“充實紅軍總司令部”。李富春鑒于事情重大,于7月6日致電中央報告張國燾的要求,請中央考慮。

            7月8日,張國燾在雜谷腦召開紅四方面軍高級干部會議,抓住《前進報》批評“西北聯邦政府”這件事,攻擊中共中央。

            此前的5月30日兩軍會合之前,張國燾在茂縣宣布成立“西北聯邦政府”,認為從此“樹立了西北革命的中心,統一了西北各民族解放斗爭的領導,從此南取成都、重慶,北定陜、甘,西通青、新,進一步與中央紅軍西征大軍打成一片”。

            兩軍會合后,凱豐在《前進報》上發表《列寧論聯邦》,批評張國燾成立“西北聯邦政府”。凱豐與張國燾同是江西萍鄉同鄉,不同的是他資格甚淺。大革命失敗后去莫斯科中山大學學習,1930年底回國才轉為中共黨員。這是一個脾氣性格都很沖動的人。遵義會議上堅決不承認錯誤,遵義會議后鼓動博古不要交權。但他又很年輕,當時剛剛29歲。斗爭起來熱情極高,缺乏策略。《前進報》上發表的那篇文章,從時機看不好,從效果看更不好。張國燾以此為口實,一下子就挑起了四方面軍干部與中央的對立情緒。

            張國燾講話很注意時機,很注意效果,很注意他的聽眾。在這方面他有基礎,更有經驗。

            他在北大上學時就擔任講演部部長。五四運動中一次街頭演講,聽眾一百多人,張國燾和同學喊得聲嘶力竭、滿頭大汗。有位老牧師站在一旁一直耐心地聽到最后,約他們去其住處傳授演講技術。他單刀直入地告訴這些疲憊不堪的學生,他們的講詞不夠通俗,沒有從大眾的切身問題說起,也沒有將人民受痛苦的根源和愛國運動連在一起,因此賣力不小,聽眾卻不一定完全領悟。

            老牧師的話不順耳,卻耐聽,令人長久回想。此前張國燾耳邊一直是鼓掌聲和歡呼聲。就是這位老牧師使張國燾第一次明白,演講不僅要靠激情,還要靠技巧。他深深記住了老牧師講過的話,受益匪淺。

            他就是用這種方法來對付所謂的“留蘇幫”。

            凱豐以《列寧論聯邦》來反駁張國燾,大段引用革命導師冗長難懂的話語。張國燾一句“他們是洋鬼子,修洋頭,穿西裝,戴眼鏡,提著菜盒子,看不起我們四方面軍這些‘老土’,不想要我們”,就在土生土長的四方面軍中把他們孤立了。這方面,張國燾確實是老手。用莫斯科學到的理論與張國燾斗爭,從張聞天、博古到凱豐,便都顯得太幼嫩。

            敢于把自己歸于“老土”一類,張國燾是頗有幾分手腕與自信的。他講這些話的時候,眼前是否晃動過那個老牧師的身影?

            能壓住他這一套的,只有毛澤東。

            黨內任職資格無法與張國燾相比的毛澤東,在工農武裝割據、開辟紅色根據地方面,黨內也無可匹敵。張國燾1931年進入鄂豫皖蘇區的時候,毛澤東軍事思想已經在中央蘇區四年多的輾轉斗爭中成熟了。

            但毛澤東此時正在后退。

            自7月6日李富春轉報張國燾“充實紅軍總司令部”的要求后,7月9日,張國燾控制的川陜省委又向中央提出改組中革軍委和紅軍總司令部的人員名單,要陳昌浩出任總政委,敦促政治局“速決速行”。

            7月10日,毛、周、朱致電張國燾,切盼紅四方面軍各部速調速進,分路迅速北上,“勿再延遲,坐令敵占先機”。并望他速到蘆花集中指揮。同日張國燾電中共中央,親自提出“宜速決統一指揮的組織問題”。

            一方急著北進,一方毫不著急,“張顧左右而言他”。

            情況越來越緊急。

            7月16日,中央紅軍攻下毛兒蓋。張國燾不僅不執行計劃,按兵不動,還提議由四方面軍政委陳昌浩擔任紅軍總政委。

            7月18日,陳昌浩致電中共中央,提出由張國燾任中革軍委主席,朱德任前敵總指揮,周恩來兼參謀長,“中政局決大方針后,給軍委獨斷專行”。不這樣“集中軍事領導”,便“無法順利滅敵”。

            這段時間毛澤東很少說話,很少表態,分外謹慎。當時在中央隊擔任秘書長的劉英,1986年這樣回憶那段非常時期:

            毛主席說:“張國燾是個實力派,他有野心,我看不給他一個相當的職位,一、四方面軍很難合成一股繩。”毛主席分析,張國燾想當軍委主席,這個職務現在由朱總司令擔任,他沒法取代。但只當副主席,同恩來、稼祥平起平坐,他又不甘心。聞天跟毛主席說:“我這個總書記的位子讓給他好了。”毛主席說:“不行。他要抓軍權,你給他做總書記,他說不定還不滿意,但真讓他坐上這個寶座,可又麻煩了。”考慮來考慮去,毛主席說;“讓他當總政委吧。”毛主席的意思是盡量考慮他的要求,但軍權又不能讓他全抓去。同擔任總政委的恩來商量,恩來一點兒也不計較個人地位,覺得這么安排好,表示贊同。

            周恩來再一次負重。既然四方面軍人多槍多,既然張國燾說不做人事調整便無法順利滅敵,無法北進,為顧全大局,首先提出北上陜甘戰略方針的周恩來讓出紅軍總政委。

            7月18日,中共中央在蘆花召開政治局常委會議,解決組織問題。張聞天主持會議,代表中央提出人事安排意見:

            “軍委設總司令,國燾同志擔任總政治委員,軍委的總負責者。軍委下設小軍委(軍委常委),過去是4人,現增為5人,陳昌浩同志參加進來,主要負責還是國燾同志。恩來同志調到中央常委工作,但國燾同志尚未熟悉前,恩來暫幫助之。這是軍委的分工。”

            讓步是很大的。遵義會議后、魯班場戰斗前成立的“三人軍事領導小組”即毛、周、王三人團至此終結。

            張國燾在會上表情嚴肅。“國燾同志擔任總政治委員,軍委的總負責者”,他清清楚楚地知道:實力正在發揮作用。他在會上提出要提拔新干部,中央委員會還要增加新人。毛澤東說提拔干部是需要的,但不需要這么多人集中在中央,下面也需要人,他便不再堅持自己的要求。

            他不用堅持。他相信實力繼續會發生作用。

            對實力的依賴,會把他帶向哪里呢?

          (未完待續)

            金一南,國防大學戰略研究所所長,少將軍銜,博士生導師。中共“十七大”代表,第十一屆全國政協委員。全國模范教師,全軍英模代表大會代表。全軍首屆“杰出專業技術人才”獲獎者,連續三屆國防大學“杰出教授”。主要研究方向:國家安全戰略,國際沖突與危機處理。曾赴美國國防大學和英國皇家軍事科學院學習,并代表國防大學赴美軍院校講學。兼任中央黨校、國家行政學院、北京大學等多所院校兼職教授,中央人民廣播電臺《一南軍事論壇》主持人,《中國軍事科學》特邀編委。2008年被評為“改革開放30年軍營新聞人物”,2009年被評為“新中國成立后為國防和軍隊建設作出重大貢獻、具有重大影響的先進模范人物”。

          一南金文

          [編輯 雅賢]

          【本網聲明】


          網站首頁
          么公的粗大征服了我 小说,五月天丁香婷深爱综合网,奇米777四色影视在线看,一本大道香蕉中文在线视频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