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t id="y1cqq"><form id="y1cqq"><samp id="y1cqq"></samp></form></tt>
<rt id="y1cqq"><meter id="y1cqq"><strike id="y1cqq"></strike></meter></rt>

<rp id="y1cqq"><progress id="y1cqq"><acronym id="y1cqq"></acronym></progress></rp>
        <cite id="y1cqq"><noscript id="y1cqq"><delect id="y1cqq"></delect></noscript></cite><tt id="y1cqq"><noscript id="y1cqq"></noscript></tt>
        1. <b id="y1cqq"></b>

          <rp id="y1cqq"><nav id="y1cqq"></nav></rp>
          <rt id="y1cqq"><meter id="y1cqq"></meter></rt>

          咬春儿(刘国琳)

          摘要:咬春儿,是父老乡亲顺口的“儿化韵”,把春的美妙轻松地缝在浪漫季节的胸前,人在其中,诗情画意迎面扑来。

          咬春儿

          文图/文化信使 刘国琳(辽宁大连)

            咬春儿,是父老乡亲顺口的“儿化韵”,把春的美妙轻松地缝在浪漫季节的胸前,人在其中,诗情画意迎面扑来。

            一交惊蛰,辽西的风柔和了,紫花地丁拱出硬土,伸伸腰,招招手,牛毛细雨像巧妇的针脚,密密匝匝地斜织下来,村庄,山川和大地笼罩上一层薄烟,若隐若现,朦胧了鸡鸣狗吠。

            庄稼人生生世世活在山怀水抱、风嚷雨吵中,那里生长着他们喜欢的口味儿,心比明镜。女人领孩子去野地采春儿,婆婆丁露头儿,锯齿叶片抱着萌萌的花骨朵,早熟的花朵显摆黄黄的花蕊,女人用眼光抚摸,学杀猪匠改词叨念:“野菜野菜你别怪,你是人家一盘菜。今儿我来采,明儿她来摘。留你根,护你心,明儿个再长一个春!”

            说着,操镬铲,咯噔一剜,一棵菜拎在手中,迎风抖一抖,摔落泥土草屑,再吹吹,小心地安置在筐里。三月三,苣荬菜钻天。女人和孩子扎堆河滩,苣荬菜初露芽儿尖,叶片黑红,发现一棵,蹲坐下来,像挖参把头一样用铲子从一边往下拨浮沙,苣荬菜就祼露乾坤,芦头已有三五片嫩叶攒做花盘,黑、红、绿、黄,多种色调链接着白玉一样的根,长长的。真是红如玛瑙,绿似翡翠,白赛羊脂,令人稀罕得啧啧连声。

            河柳丝绦荡漾,鱼儿拂水,先着鹅黄,再抹浅绿,芽苞学南方佳木,羞怯地绽开两三片嫩芽儿,绿得惊心。柳树狗儿依傍着,像小桑粒悄悄膨大,出落得小拇指肚有了母亲缝制的小荷包模样,女人们才臂弯挎双沿缩口卷边儿圈足白柳条花筐,一手拈定长长如发丝的一根柳条,另一只手窝做兰花指,将柳丝含手心,自上而下,哧哧细响,柳芽儿柳狗儿打旋儿,细雨般降落于花筐,清香味儿撒满河床,被风儿水儿传播远走了。

            柳丝柔软,皮实,撸光芽狗儿枝条过一阵子,又生新的芽儿,放叶,撒枝,更加欢实。

            柳芽儿、柳狗儿摘满花筐,女人河边坐块太阳晒得温热鹅卵石,舒坦。溪水,走出S腰造型,捧过一汪清净,将女人择洗的杂质,旋入河面,转几圈儿,细鱼成群结队来抢鲜,胆大的叼住芽狗儿跑,后面追随一列队伍,搅闹得河面开了锅一样咕嘟响。鹅鸭闻讯,踏波踩水而来,蹬得水面一串银花,涟漪团团,翅膀扑打起水珠四射,含着一轮太阳,跟鱼儿追逐捉迷藏。

            柳芽柳狗儿热水焯过,泡井水,除苦涩,攥干,凉拌,放少许盐,香油,陈醋,配几缕红黄甜椒丝,撒点白芝麻,一盘色香味俱佳的春菜就做成了。我的一位中医朋友,年年摘柳芽,晒干,冷藏。寒冬瑞雪飘飘,朔风呼嚎,他从密封罐中,用茶匙探取两捏,撒入透明茶炉慢煮,嫩芽儿随热水气泡串串翻卷起伏,展开翅膀,如鸟似蝶,翩翩起舞。春意盎然,清香盈室,呷一口,陶醉岁月静美,仿若出尘入禅。

            车轱辘菜长于坚硬的车辙、道边甚至牛蹄印里,一亮相就如开放荒野的绿色奇葩,叶子二三层摞叠,由里及外扩展平铺,织成圆圆的花瓣,极像从它身边、身上碾过的八陵铆钉镶嵌的木制车轮,硌硌楞楞地响彻历史的沧桑与厚重。《诗经》里管它叫芣苢,“薄言采之” “薄言捋之” “薄言襭之”,粗放采摘,生硬撸掠,用衣襟兜回来,“野人赤煮啖之”。学名车前子,春做菜,秋采集,洗净荫干,煮水喝,可降尿酸,防治痛风。

            野菜,在2500多年前的《诗经》里茁壮生长。过去,平民百姓被称“食菜之人”,达官显贵为“肉食者也”。如今日子好了,“肉食者”、“食菜之人”都爱吃野菜粗粮,返璞归真,忆苦思甜?嚼得菜根,百事可做?

            暮春,老榆树挂满圆小如铜钱的榆钱儿,人们爬树,架梯,拎筐,钩摘回家,洗净混合少许玉米面,蒸榆钱“餔?”,贴榆钱饼子,讨个“吃榆钱,有余钱”的喜气,漫画一幅农家咬春儿图。

            香椿,刺菜,羊犄角,猫爪蒿,水芹菜……随手采摘,简易加工,则成一盘春菜,满满野味。

            咬春儿,让我望得见山,看得见水,记得住乡愁。想读席慕蓉的诗:乡愁是一棵没有年轮的树,永不老去!

          小链接
            刘国琳,汉族,中共党员,退休军官,大学文化。辽宁省朝阳市喀左县人,现居大连。内蒙古作家协会会员,赤峰作家协会理事,今日朝阳网文化信使。发表新闻作品5000余篇,文学作品100余万字,正式出版文学作品集《良民英雄》等。

            [助编 繁花似锦  责编 雅贤]

          【本网声明】


          网站首页
          么公的粗大征服了我 小说,五月天丁香婷深爱综合网,奇米777四色影视在线看,一本大道香蕉中文在线视频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