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t id="y1cqq"><form id="y1cqq"><samp id="y1cqq"></samp></form></tt>
<rt id="y1cqq"><meter id="y1cqq"><strike id="y1cqq"></strike></meter></rt>

<rp id="y1cqq"><progress id="y1cqq"><acronym id="y1cqq"></acronym></progress></rp>
        <cite id="y1cqq"><noscript id="y1cqq"><delect id="y1cqq"></delect></noscript></cite><tt id="y1cqq"><noscript id="y1cqq"></noscript></tt>
        1. <b id="y1cqq"></b>

          <rp id="y1cqq"><nav id="y1cqq"></nav></rp>
          <rt id="y1cqq"><meter id="y1cqq"></meter></rt>

          根在山东家(李法明)

          摘要:我家住在喀喇沁左翼蒙古族自治县,简称喀左县。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先人来到这个地方,因为家谱不慎丢失,一些信息变得更加稀少,但是我们知道:我们的根在山东。山东,有我们的老家。

          根在山东家

          文图/文化信使 李法明(辽宁喀左)

            我家住在喀喇沁左翼蒙古族自治县,简称喀左县。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先人来到这个地方,因为家谱不慎丢失,一些信息变得更加稀少,但是我们知道:我们的根在山东。山东,有我们的老家。

            小时候,每到过年的时候,爷爷总会提到山东家,然后说起他也是听来的一个名字:山东省青州府寿光县闫家庄老槐树底下。也有别的老人说不是青州府是登州府,就是评剧罗成打登州的那个地方。一切都是口口相传,具体是哪也就无从考证了。

            那时候,山东家,成为一个让我无法忘怀的地方。家族的辈分排名要结束了,回到山东家续家谱成为爷爷那辈人最大的心愿。只是几十年过去了,爷爷那辈人没有看到,哪里是山东老家?

            时间过去了十年、二十年。我们也从一个小孩子成为孩子他爹,一代人走了,新的一代成长起来。这也许就是家族的根之所在。父辈也提起过爷爷曾经告诉我们的山东家,还有续家谱的点点滴滴。只是过年时的家堂上记载的名字告诉我们,他们曾经来过喀左这片土地。在这片土地上繁衍生息,续写着李氏家族在这里的岁月。

            听说原来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有族人到过寿光,说山东家现在改名李家集了,日子过得挺不错的。但是在2000年前没人能说清李家集在哪里。山东家,在这里,几十年过去了,还只是个传说,让人忘不了的传说。

            2008年我曾经到过寿光参加菜博会,跟随着一个团队到过三元朱,也到过田柳镇。我还在圣城公园的湖边还有文祖仓颉的碑前留过影。在田柳镇蔬菜批发市场,我见到一些60多岁的老太太还在市场装西葫芦。我也曾向她们打听李家集,她们说李家集在寿光有好几个,也没什么有价值的信息。因为那时候没有更多的资料和信息,注定这次来去匆匆的寿光之旅不会有什么结果。

            但是在我们的心中,山东家,一直就是一个让我们无法忘却的名字。我们的根在寿光,闫家庄在哪里?老槐树在哪里?来到喀左的李氏宗族一直在寻找,我们的山东老家。

            时间匆匆,又是十几年,我们一直在寻找,我们的山东家。但是一直没有什么消息。山东家,还是在每年过年祭祖的时候不自觉地提起吧,然后又是杳无音信的无可奈何。山东家,我们的根之所在。

            家族里有个老太爷,是个有文化的人,在镇里当过农经站长。他退休后一直想去 山东寻根。他有条信息说知道山东家在哪里。但是没等他去山东,因为身患疾病也就放下了寻找山东家的事。老太爷不久就离开了人世。山东家,又一次搁浅在寻找的路上。

            在老家的前梁,有一块老坟地,那里有从山东来的李若建的墓地,据说老爷子是个知书达理的人,在孟杖子村讲过私塾,也放过羊。至于老爷子的前辈的墓地有没有尸骨那就无从考证了。原来在那有一棵很大的老榆树,在上个世纪六十年代被砍掉,苏子沟的李家也来分木头。在打狗平坟的时候李怀洲以下的坟迁到唐吉沟梁叫梨树坡子的地方,到现在已经有4代人在那里长眠,看护着子子孙孙在这片土地上兴家乐业。

            2014年的秋天,弟弟法超来电话说他参加了一个李氏寻亲的群。我也到群里看看,后来又加入了一个寿光的寻亲群。我也曾在寿光贴吧里发过帖子寻亲,但是没有什么信息反馈。我还根据群里李永吉先生的建议,给田柳闫家庄和洛城街道的闫家庄写过信,但是一直没有什么消息。

            2014年初冬,经过李永吉先生的排查,寿光燕家庄被证明不是我们的山东家。李玉良先生也热心地帮助我们寻找寿光的闫家庄。我们也在老家积极寻找记忆,为寻找山东家提供更多的信息。家族李培玉提供了光绪年间李若谷、李若建来到喀左的线索。在群里等待,等待山东的朋友帮忙寻找的信息。山东家,我们一直在寻找,我们一直在努力。

            2014年10月26日,这是我们喀左李氏家族应该记住的日子。李玉良先生到田柳镇闫家庄李锡海家替我们查阅家谱,在这里找到了先祖李若建迁往外地的信息,我们的家谱辈分和闫家庄李家完全吻合。接到这个消息,我自己感觉幸福得发晕,几十年了,几代人的心愿,山东家,我们终于找到了,找到了我们山东的根。李玉良先生还把我们曾经口口相传的老槐树拍了照,发到我的空间。老槐树瘦骨嶙峋,很多枝杈已经干枯,但是还有枝条生机盎然,树下的石碑记载:李氏八世祖立碑。

            给在沈阳的哥哥打个电话,给老家的大伯还有其他的族人打电话,告诉他们,山东家,我们找到了。我们的根,在山东寿光田柳镇闫家庄。我们迁往喀左的李氏家族终于可以回家了。山东家,我们的老家。

            在北京工作的弟弟积极和老家的李锡海老人联系,准备回老家看看。也许在不远的将来,我们离开老家一百余年的李氏子孙就要到老槐树底下,祭拜一下先祖,找到我们的根,也把老家谱请回来,看看李氏宗亲几百年来的忠厚传家。我们也能在过年的时候告诉离开的先辈们:我们的山东家,找到了。

            山东家,找到了,我们也完成了几代人的心愿。在这里还要真诚地感谢李永吉先生、李玉良先生,还有群里一直关注着我们寻亲的朋友们。是李氏后裔寻亲的群帮助我们完成了老辈人的心愿,祝愿越来越多的李家人找到山东的根,找到我们曾经魂牵梦绕的山东老家。

          小链接
            李法明,今日朝阳网文化信使。1975年生人。在辽宁省喀左县五个乡镇辗转打拼二十年,现供职于喀左县营商环境建设局。喜欢读书,爱好旅游,闲时弄花草,静处赋文章。偶有文字见于报端,愿以文会友,短长互鉴!

          [助编 秋水  责编 雅贤]

          【本网声明】


          网站首页
          么公的粗大征服了我 小说,五月天丁香婷深爱综合网,奇米777四色影视在线看,一本大道香蕉中文在线视频 网站地图